当前位置:辣文小说网>书库>都市青春>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刀走轻灵如剑巧

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刀走轻灵如剑巧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山口组供奉级的武士,但同马炮儿交手,还是一招之间,生死立判。

    这就是拳差一线论生死的意思!真正的生死相搏,如临兵斗阵,如猛虎(www.fuguodu.pro)搏兔,不论对手功夫高低,双方都是全力以赴,无后退之心,无怀柔之意。

    所以一势之间,只看两人综合功夫的高低,临敌相对时的智计,论输定赢。而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,打功夫的低的人,时间就短些,打功夫高的人,时间就要长些。

    同这名供奉武士相比,马炮儿的刀法,已经有了剑法的轻灵。

    刀为百兵之霸,剑为百兵之君!

    一个霸字,道尽了刀法的气势,一往无前,气势如虎(www.fuguodu.pro)。

    但剑法与刀法不同,走的是寻隙纳窍的轻灵之意,走的是机巧变化的斗智之力。有一个成语,庖丁解牛,以无厚入有间,就道尽了剑法的真谛。

    剑以刃不触兵为上法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以剑法破敌,能不接触对方的兵刃才是高明的。如何在破敌时能不接触对方的兵刃呢?自然就是不硬磕硬碰,攻敌之必救,取敌兵械之空隙。

    这样自然就必须轻快灵动,刺削精准才行。

    马炮儿的刀法,从霸气走向轻灵,就说明他对刀的控制能力,提升了一大步。虽然他的用的还是刀法,撩刀封门,接刀在锷,但在突刺中,他却已经有了劲走轻灵的味道,以一个极小的抖臂动作中,在刺出的刀中就加上了劈削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,他用的日本刀,相较在家乡洛阳练刀时用的中国刀,也要轻上几份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大力气,但马炮儿出刀精准,一刀正削在对方的咽喉上,加上他手中的刀又锋利,对方又正是前扑之意。因此感觉上信手一挥洒,就取了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就在马炮儿得手之际,两侧两道人影已经越众而出,寒光闪处。两把长刀就从两侧攻向正在收刀的他。

    而此时,马炮和身后的两名华人青年,虎(www.fuguodu.pro)吼一声,踏步进刀,直刺向对方的胸腹。正是攻敌之所必救。

    此时,桑田已经扑到了马炮儿的面前,双手错劲,一条武士长刀在双手中如凤凰点头一般,刀头三寸闪着寒光,一闪而下,直劈向马炮儿的面部。

    双手错劲,是双手持刀时的一种出刀方法,一般右手在上,左手在下。双手握刀柄。一般出刀时,刀在下垂时,右手回拉,左手推出,刀就往上挑起。而刀头在上时,就右手推出,左手回拉,刀就往下斩落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发刀时,刀柄的位置几乎是不动的,所以就好像刀头点下一样。

    一般为了加大力量。手臂也可以做小幅度的助力。

    这种用力方式,是快刀法。可以做到刀随心发,而不用在发刀前,将刀举起或收回蓄力再发。

    所以桑田的刀几乎是瞬发即至。

    马炮儿情急之下。右手持刀,左手掌四指一按右手背,刀背担在自己左肘上,本能地担刀架梁,双手一起,横刀架在头前。同时右腿提起,一脚就踏向桑田的前腿膝处。

    就听叮当一声,双刀就相交一起。

    在这清亮的叮当声中,一声较沉闷的扑声也几乎同时传来,却是马炮儿的前腿,踩踏到了桑田的胫骨上,声响步落。

    马炮儿腿一落地,架起的刀就随着步子往前滑进,同时身体扭转,刀尖就往前一滑拉,叮地一声就削在桑田的刀锷上,随着声响,马炮儿的左手从刀下闪电般地抓出,一把就抓住了桑田的刀锷部。

    此时,左手回扑,  右手刀柄部抽刀前砸,直凿向桑田的面部。

    双刀看走,单刀看手,这个手是指空的这一只手,这只手要配合刀势,行采勾拿捏之法,锁扣对方的兵刃。

    刀锷被抓,桑田大惊,忙拼力后夺,欲要后撤,但他刀锷被马炮儿拿住,如何退得开,就感觉眼前一黑,面上剧疼,却是被马炮儿一刀正凿在颧骨上。

    马炮儿得势不让人,刀柄凿面,立刻脚下催步,身往前贴,同时左手猛地将桑田的刀往前猛推,同时右手刀柄已经往上扬起,挑打桑田下颌的同时,也正好提刀蓄劲,准备劈落,一刀取命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身侧寒光一闪,一把长刀直劈向他的右肩头。

    却是另一名供奉武士看桑田遇险,挥刀来救。

    正好马炮儿右手刀扬起时,刀头往后背垂,这一刀就劈到了马炮儿手中的刀上,发出铛的一声响,直接将马炮儿的刀,劈得砸在自己的后背上,而此时,马炮儿将已经推出,本来要劈下的一刀,就没有劈出去,眼睁睁地看着桑田踉跄着跌到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躲过了马炮儿的夺命一刀,但桑田却也被他一刀柄砸晕了头。

    有道是擒贼先擒王,马炮儿想要再追进时,对面的武士会的武士早就抢上来,将桑田围了起来。马炮儿只好心怀不甘地往后疾退,此时,那名劈了他一刀的供奉武士,看已经救下了桑田,也已经急速退开。

    马炮儿刀法之精,已经让他有些胆寒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两名华人青年,对阵两名供奉武士,却是已经有些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毕竟两名刀法精良的武士会供奉武士,要比他们这些没有系统学过刀法的人,还是要厉害许多。好在两名青年都是从泗水长街血战中杀出来的人物,虽然刀法上有欠缺,但胆气之壮,心思之巧,却不输给别人。

    看自己刀法不济,就直接退到了车子旁边,贴着车子与对方游斗。

    马炮儿回身,立刻一伸刀,就架住了一名供奉武士的长刀,对那名青年道:“去帮小李!”口中说着话,身体已经闯了上去。

    对刀和用拳差不多,也是闪即进,进即闪。

    一旦进了对方的身体,那么对方的长刀就失去了突刺的功能,因为距离太近的话,刀尖就被逼到了身体之外。

    而劈削类的刀法。也会因为刀劲在头而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而对于马炮儿来说,洛阳心意拳也是短打类的拳法,贴身之后,才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这名供奉武士的长刀被架住。看马炮儿贴身进身,立刻刀头扬起,将刀柄撞过来,想要阻止他进身。

    但此刻,马炮儿持刀的右手也已经往前撞出。两人双手就撞在一起,不过,马炮儿却是吃了些亏,因为对方的刀柄正好撞在他的手上,右手背立刻皮烂血出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马炮儿却恍若未觉,左手已经从右手下往前穿抓而出,从对方的双手之间,抓向对方的胸口,同时担左腿。撞膝而入,正是洛阳心意的单把鹰捉手。

    马炮儿的手一把就抓住对方的胸衣,往前扯拉,那边日本人本能地双手下压,想要脱开他的手。马炮儿右手握着刀柄,一拳击出,砰地一声,正打在对手的鼻子上,一时又酸又痛,血泪齐出。

    就在对方意识一乱的时候。马炮儿手中长刀一横,刀刃就抹上了对方的脖颈。

    割喉如杀鸡!一股血沫子就从这名日本人的脖颈喷出来,人也像稀泥一般,软软地从马炮儿手中瘫软下去。

    一脚踏开日本人的尸体。马炮儿回身时,两名武士会的供奉武士就立刻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马炮儿一声长笑,迎了上去,挥刀就劈。

    但他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对,因为这名供奉武士根本没有接他的刀,立刻往后退去。而另一名却从另外的方向逼了进来。

    马炮儿挥刀迎上时,这人却也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这俩人竟然是游斗!就在此时,马炮和儿心头一惊,立刻知道对方有阴谋,想要拖住自己,对付那两名青年。忙回头看去,果然,已经同时上来两名供奉武士,同原先的那名供奉武士一起,围攻那两个青年。

    这两名供奉武士显然是刚赶过来的,他们本来被桑田安排去守了两个通往楼上的安全通通道,在发现车库里竟然暗藏玄机,收藏着一辆悍马时,桑田就知道那两处安全通道已经没有作用了,立刻让人去召了两名供奉武士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,八名供奉武士,桑田受伤,两名被马炮儿杀死,目前这五名,就是全部剩余的供奉武士了。两名游斗拖住马炮儿,三名去围攻两个华人青年。

    显然这种安排,是商量出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因为马炮儿所在的位置,正好同两名青年互成倚角之势,可以互相召应。围攻马炮儿,会受到两个青年的攻击。攻击两个青年,又会受到马炮儿的威胁。所以,最好的办法,就是先解决一方。

    但马炮儿瞬息之间,就杀了两名供奉武士,肯定是不好解决的。所以就分出两人来,以游斗的方式拖住马炮儿,分出三名供奉武士,力求最快的时间,杀掉两名青年。

    此时,衡玉一行人早已经冲过了车阵,在停车场的门口被武士会的几名武士围上了。桑田这边已经又派出十几名武士过去,围住了衡玉一行。他现在肯定想尽快冲出去,围杀衡玉。但又不敢放任马炮儿也过去,因为马炮儿刀法犀利,一旦过去了,肯定就能将衡玉等人送出停车场,一旦对方跑到大街上,那就没法在光天华日之下围杀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来,那山口组肯定会受到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所以桑田的想法,就是外面围住衡玉等人,不让走脱。里面先拖住马炮儿,将两名青年人解决了,最后再留下三名供奉武士,带人围住马炮儿,然后另两名供奉武士,带人去袭杀衡玉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现在就去围杀衡玉,马炮儿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这次行动极有可能失败。

    因为衡玉才是这次行动的根本目标!那怕就是把衡玉之外的其他几名青年人全数击杀,跑了衡玉,那么这次行动也是一次失败的行动。

    桑田很庆幸,马炮儿没看出这一点来。(。)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(https://c/chapter/85_16994.html)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。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:c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